您的位置:首页-信息中心-调查思考

志愿服务对共青团组织创新发展的作用
作者:张晓红 李凌    来自:中国青年研究    浏览:1805次    时间:2011年2月16日

    摘要:共青团组织发展志愿服务事业过程所进行的探索和创新,不仅有效地促进了志愿服务事业的日常化、社会化以及制度化发展,而且对共青团组织本身的创新发展产生了积极的作用,极大拓展了共青团的工作领域,变革了共青团的工作方式,增强了共青团的动员能力,塑造了新型的组织形象和文化,让共青团及青年事业能够与时俱进,始终保持青春的活力。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共青团组织创新发展的试验田和主阵地,有着积极的示范及推动作用。
    关键词:志愿服务;共青团组织;创新作用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共青团组织启动“巾国青年志愿者行动”以来,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共青团及青年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推动志愿服务事业,共青团组织在组织体系、项目品牌、管理机制、制度建没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和创新。在一定程度上,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共青团组织创新发展的试验田和主阵地,有着积极的示范及推动作用。
    一、志愿服务对共青团组织体系的创新作用
    根据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依托各级党组织,共青团已经建立从中央到地方,再到基层的多级组织体系,基本上覆盖了各领域、各行业、各阶层的青年,有效实现了共青团对于青年群体的领导、联系、凝聚、引导以及服务职能。然而,近年来,由于社会形势的变化,共青团组织对青年群体的覆盖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包括:第一,大量农村青年进入城市务工,脱离了农村共青团组织,却无法在城市找到组织归宿,不在共青团组织的联系范围之内,共青团组织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服务;第二,国内目前存在大量待业、流动的闲散青少年,找不到组织归宿,成为社会和谐稳定的隐患;第三,市场经济催生了一大批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由于共青团组织建设存在滞后性,在这些机构工作的青年无法找到组织归宿;第四,由于部分基层团组织处于松散瘫痪状态,大量青年无法过正常的组织生活,长期游离在组织体系之外;第五,多元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冲击,导致部分青年参与共青团活动热情下降,长期不过团组织生活,与团组织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诸如此类的问题,使得共青团组织体系出现了难以覆盖的空白之处,既不利于共青团职能的履行,也在一定程度上,对社会和谐发展构成隐患〔1〕。
    作为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高扬“团结、友爱、互助、进步”志愿精神的志愿者组织一出现,就以其自愿无偿的服务形式、灵活便捷的参与方式以及新颖的活动内容引起广大青少年的兴趣,以大学生为主体的青年群体参与志愿服务的热情持续高涨。2008年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在113万赛会志愿者申请人中,35岁以下的占到97.87%,最终确认录用的赛会志愿者中,首都高校学生占到75%以上〔2〕;北京奥运会、残奥会结束之后,68.9%的赛会志愿者表示在奥运结束后,会继续参加其他志愿服务活动,73.6%的人愿意参加国际机构组织的志愿服务,61.4%的人愿意参加国内官方组织的志愿服务,31.0%的人愿意参加国内民间组织的志愿服务〔3〕。上述数据充分说明:志愿者组织对青年群体具有较强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作为新时期吸引和凝聚青年的有机载体,志愿者组织的出现能够对共青团组织体系形成有益的补充。一方面,依托共青团组织建立多级志愿者组织体系,创设关爱弱势群体、社区建设、支教助学、社区矫正等志愿服务活动,既能够通过吸纳更多的青年参与志愿服务活动,增强团组织的吸引力和凝聚力,扩大共青团的覆盖范围和辐射力,又能够为一些脱离团组织的青年,如城市外来务工青年、闲散青年提供服务,履行共青团组织的职能。另一方面,通过成立社会化运作的志愿服务枢纽型组织——志愿者联合会、志愿者协会等,并发挥枢纽型组织沟通体制内外的桥梁纽带作用,共青团组织能够有效延伸触角,以志愿服务工作为平台,与体制外的企业青年、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的青年以及其他类型的青年组织建立广泛的联系,扩展共青团组织的覆盖范围和辐射力。例如,挂靠北京团市委而成立的枢纽型组织——北京市志愿者联合会现有团体会员400多家,不仅涵盖高校等系统内的志愿者组织,还与大批草根志愿者组织、以及社区、妇联、工会等体制内的志愿者组织建立联系,其影响力也超越青年的范畴,扩大到全社会。
    由此可见,加强志愿者组织建设,有利于补充完善共青团组织体系,扩大共青团组织的覆盖范围和辐射力,切实保证共青团组织领导、联系、凝聚、引导和服务职能的实现。
    二、志愿服务对共青团工作方式的创新作用
    与当代青年在思想价值观念、生活方式上多元化的新特征相比,传统的以单一价值观为目标,以政治说教或行政动员为主要手段,强调从组织到个体、从上级到下级单方面命令或灌输,忽略个体之间差异的工作方式,显然已经不符合新时期共青团的工作需要。当前,共青团组织工作方式出现了某些不适应症,主要表现为:第一,传统的说教方式脱离青年实际,引起青年反感情绪,无法对青年产生正确的引导和教育,而对一些新的引导、教育方式开发、利用得不够,导致青年思想政治教育效果不佳,加之多元价值观的冲击,部分青年对核心价值观不理解甚至不认同;第二,网络的广泛性、快捷性、交互性、扁平化使得信息传播呈现快速、高效等特点,而对在信息化时代、市场经济环境成长起来的青年群体,传统的以逐级下发文件或召开会议的行政动员方式效率太低,无法适应青年群体的学习、生活及工作节奏;第三,主要来源于行政的资源已无法满足广大青年日益增长的教育、就业、心理、维权等方面需求,共青团亟需加强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不断提升服务青年的水平〔4〕。
    作为一项“人人可为、处处可为、时时可为”的实践性活动,志愿服务具有开放性、实践性、便捷性等特征,有助于共青团组织变革思想政治教育方式,提高工作效率,增强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
    首先,志愿服务实践活动的开展,变灌输式的说教为体验式的学习,充分尊重了青年的主体性、自主性,极大地提升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成效。国内外的实践和研究都表明,志愿服务具有重要的育人功能,青年参与志愿服务,通过外在的服务以及内在的体验,普遍加深了青年对国家、社会的理解和认识,增长了知识和才干,开发了自身的潜能,能够提升青年的道德境界,增强专业技能,培养团队精神,改变青年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因此,共青团应当充分发挥志愿服务的育人功能,将志愿服务实践活动纳入大中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体系,并以此为手段,将核心价值观融入青年思想〔5〕。
    其次,依托志愿者组织体系建立起来的网络化参与平台,能够在短时间内进行快速有效的社会动员,将成为新时期共青团组织进行社会动员的有效手段。一方面,那些由青年自下而上发起成立的志愿者组织,很大一部分依托网络而开展工作,网络化社会动员是其固有的草根特色。另一方面,近年来,依托共青团自上而下成立的志愿者组织,也相继建立了网络化的信息平台,通过网络发动招募志愿者也成为这类志愿者组织的主要动员方式,例如为了筹办奥运会,北京团市委投入数百万元建立信息平台,用于奥运会170万志愿者的动员,取得积极成效,现已作为奥运会志愿者工作成果转交北京市志愿者联合会,成为常态化的社会动员平台。
    再次,共青团建立的志愿服务枢纽型组织,通过延伸共青团组织的触角,联系了很多体制外的企业单位,提升了共青团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例如,为支持汶川地震抗震救灾工作,北京市志愿者联合会在地震发生后第二天便依托团体会员建立了一支医疗救护的志愿者队伍,保证及时赶赴一线、尽快开展救援。此外,很多地方的共青团组织还成立了志愿服务基金或基金会,构建社会化的筹资渠道,全面改善了共青团组织获得以及供给资源的方式和渠道。
    三、志愿服务对共青团活动领域的创新作用
    共青团组织作为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国家政权的重要社会支柱以及党和政府联系青年群众的桥梁和纽带,肩负着组织青年、引导青年、服务青年和维护青年合法权益的职责。然而,由于缺乏明确的立法授权以及有效的工作载体,共青团组织在履行管理、服务青年和维护青年权利等社会职能方面存在定位模糊、责任不明晰、缺乏依托等问题,这导致了在一段时期内,共青团的工作活动领域过于狭窄、单一,无法真正参与到国民经济社会的全部事业中去,同时也没有办法围绕党政关心、群众需要的热点问题,发挥共青团组织的优势,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志愿服务的萌芽、发展,为共青团组织扩大活动领域,进一步履行相关职能找到了强有力的抓手。从1994年铁路青年打出志愿者的旗号,在铁路沿线开展便民服务时起,共青团组织迅速将志愿服务的形式与传统的工作内容如扶贫济困、便民服务、邻里互助等结合起来。此后,根据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需要,共青团不断创设新的志愿服务项目,例如上世纪90年代的志愿者为老服务“金晖行动”、“保护母亲河”青年志愿者绿色行动营计划,进入新世纪后的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迎奥运志愿服务行动,再到最近几年的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志愿者行动,世博会志愿者行动等〔6〕。从服务领域来看,涵盖了敬老助残、扶弱助困、帮教助学、环保宣传、心理辅导、法律援助、医疗卫生、文明礼仪、社区建设、应急救助、大型活动、公益机构服务等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全方位拓展了共青团组织的工作领域,推动共青团组织从务虚到务实、从单一活动模式向全方位服务的转变;从服务对象来看,既实现了青年之间的互助,有效地增强了共青团组织服务青年的能力,有助于共青团组织服务青年、维护青年权益职能的履行,又扩展到其他群体,加强了共青团组织的社会影响力和辐射力;从社会功能来看,形式多样的志愿服务,有助于减少贫困,完善社会公共服务,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缓和社会矛盾,保证社会和谐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提升公民道德素质,并创造一定的经济价值,对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都有重要的影响。
    四、志愿服务对共青团组织文化的创新作用
    从汶川抗震救灾,到北京奥运会,再到上海世博会;从“志愿者元年”,到“鸟巢一代”,再到“海宝一代”,在一系列重大事件中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青年,通过志愿服务展现出乐观向上、勇于担当、热爱祖国、学习进取、无私奉献的精神面貌,让世人刮目相看,改变了以前的刻板印象。志愿服务对青年的影响并不是具象的,也并非单个的,而是在不知不觉的潜移默化中,成为一代人中流行的文化,进而影响他们的心理、思想和价值。
    志愿服务的概念并非本土的产物,但是融入了民主、博爱、团结等西方文化理念的志愿服务能够从西方传入中国,并在中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仍得益于中华民族悠久文化的熏陶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社会主义集体主义道德的建设成就,正是由于千百年来早已融入民族性格的助人为乐、忧国忧民的价值观影响,志愿服务才能在中国如星火燎原之势,迅速发展
起来。从这个角度来说,志愿服务的本质是一种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文化。因此,志愿服务的发展,不仅有利于共青团组织体系、工作方式、活动领域的创新,更能够推动共青团组织文化的创新发展,形成一种乐观、团结、学习、进取的组织文化。
    首先,志愿服务有利于共青团组织培育制度文化。从志愿服务的起源来看,作为现代公益事业,志愿服务是社会公众针对现代社会出现的某些特殊的问题,为了弥补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引起的公共服务供给不足而自发开展的社会行为,体现了在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之外的第三种资源配置方式,是一种社会化、组织化的制度安排,蕴含着深刻的制度文化。志愿服务活动的开展,正推动共青团组织自发形成一种良好的制度文化。一方面,共青团成为推动志愿服务制度化、法制化发展的主要力量,在志愿服务立法、出台志愿服务公共政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共青团组织也在开展志愿服务活动过程中不断加强制度建设,努力实现各项工作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其次,志愿服务有利于共青团组织培育人本文化和创新文化。志愿服务尤其强调参与的自主性、平等性。志愿者应当本着兴趣、自由意志的原则参与;志愿者组织与志愿者之间并非行政上的隶属关系,志愿者组织应当尊重志愿者的主体地位,以志愿者为本。由于主体性和创造性得到尊重,志愿者的创新活力得以激发,有利于在志愿者组织内部形成良好的创新氛围。因此通过开展志愿服务,有利于共青团组织打造以人为本的组织文化和积极创新的组织氛围。再其次,建设学习型组织和服务型组织是共青团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也是加强自身发展的必然要求。通过开展志愿服务工作,一方面发挥志愿服务的育人功能,让广大共青团干部在管理和参与志愿服务的实践中提高觉悟,增长才干。另一方面弘扬无私奉献的志愿精神,增强广大共青团干部为人民服务的意识,营造一种服务的组织文化,将有利于共青团组织打造学习文化、服务文化,构建学习型组织和服务型组织。

    张晓红: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北京科技大学文法学院博士
    李 凌:中国教育报刊社记者,北京志愿服务发展研究会副秘书长

参考文献:
    〔1〕张华.共青团组织的根本职责及实现途径〔EB/DL〕.http://www.docin.com/p-56361867.html#,2010年6月2日.
    〔2〕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等.奥运先锋——志愿者的微笑是北京最好的名片〔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3〕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工作成果转化课题组.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工作成果转化研究赛会志愿者调查报告〔D〕.北京市志愿者联合会内部资料
    〔4〕王华东.浅谈团组织在新时期的职能定位和工作创新〔EB/DL〕http://www.bzgqt.cn/News-view.asp?ID=5673,2010年6月2日.
    〔5〕丁元竹、江汛清、谭建光主编.中国志愿服务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6〕丁元竹、江汛清、谭建光主编.北京奥运志愿服务研究〔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8.

您是第位访客